发表于:

有一种等待,叫等你怒放,待你飘香



点击上面蓝色↑↑↑「校长传媒」免费订阅

【周克平专栏】

有一种等待,叫等你怒放,待你飘香

文|周克平(国家开放大学南昌学院副教授,校长传媒专栏作者)

朋友小王的女儿,正上着国小六年级,一眼看去,额头髮际没有王祖贤的美人尖,眼下没有孙俪的卧蚕,脸颊没有林心如的酒窝,嘴上没有赵丽颖的唇珠……没有明星的脸,却有当明星的梦,小小的孩子,立下大大的志向,将来要考北京电影学院的表演专业。

她现在是90后四小花旦之一郑爽的忠实冬粉。追着郑爽《一起来看流星雨》,看着郑爽《微微一笑很倾城》,守着郑爽的《夏至未至》不离不弃。她拿定主意,将来要成为00后靠演不靠脸的新"花旦」。

孩子想成花旦,小王甘做护花使者。她给女儿报了好几个学艺班,母女俩下了这班车,上那班车,坐着班车,向着北影一路高歌。

没有"往红」的特点,又少了"网红」的锥子脸、电光眼、 高鼻樑、小嘴唇、充满胶原蛋白的苹果肌,缺了这些标配,很难往明星的行列扎堆。何况,北影是一个要脸又不要脸的地方,要的脸,给我留下,不要的脸,请你回家。逼得一些人拚命地关注脸的模样,按照流行美的标準,做足表面文章。

据说,在北影校园,迎面走来的,都是从一条流水线上下来的美人胚子,分不清谁是谁,让人怀疑自己患上了脸盲症。

有人劝小王不要领着孩子,在一条看脸的路上行走。小王却尊重女儿的选择,陪着女儿走兴趣之路,坚信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当别人的脸都一样的时候,自己的脸才会特别。那些脸上有戏,心上无戏,只会游戏的小鲜肉,很快就会成为观众眼里的小腊肉。

我给小王投一张点赞票。教育讲究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别人走的路,不一定适应自己走。有些家长,缺乏主见,不知道自己的孩子该走什幺路,跟在别人的后面,一条道上走到黑。有些家长,固执己见,不顾孩子的兴趣,只按自己选的所谓成才路径,做爹的,在前面拉着,为娘的,在后面推着,不推不拉,孩子就原地踏步,甚至倒退。由此产生了许多焦灼的家长和胶着的孩子。

高能的家长,往往养出低能的孩子。我们听过一个孩子在说"我爸是李刚」,我们也见过一群孩子在"恨爹不成刚」。

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家长的力,要用在挖掘孩子的潜力,提升孩子的能力,化解孩子的阻力上,家长的助力与孩子的努力,形成一股合力,效果才会明显。

每一个孩子都是独一无二的,独一无二的孩子身后,应该站着独一无二的家长。只是有些家长,喜欢拿自己的孩子,与别人的孩子比,最后没比出孩子的一,倒比出了自己的"二」。

深山树木有高低,十个手指有长短。教育要让受教育者走自己的路,在自己的脸上,写我的美丽日记,而不是无休止地与人比高比低。"比」字两把刀,一刀伤自尊,一刀伤自信。

教育与搔痒有些相似,必须找准痒处,没搔对地方,或下手过重,或隔靴搔痒,都会令人反感。教育不看对象,千篇一律,万人一方,只会破坏施教者与受教者的关係,增加教育的难度,降低教育的成效。

《孔子家语·卷二》记载,有一天,孔子要出门,天阴了下来,眼看就要下雨,他没有伞。身边的一个弟子跟他讲:「老师,子夏有,你可以向他去借。」孔子说:「没事,不用了。」

为什幺孔子不向子夏去借伞呢?因为孔子知道,子夏有一个缺点:很吝啬。

他对弟子说:「如果我向子夏借伞,他看到老师来借,会勉强借给我,这不是把他不愿意做的事情,强加给他了吗?这样他一定会很痛苦的。如果他不借给我,传出去,大家就会觉得这个人太吝啬了,连老师向他借东西都不给。我不向他借伞,第一,让他不痛苦;第二,可以保全他的名声。」

孔子充分了解子夏的长处与短处,不做哪壶不开拎哪壶的蠢事。不随意揭开别人的伤疤,刺激他人的痛处。与人交往是如此,对人的教育也应该这样。

一个人未必出类拔萃,肯定与众不同。因材施教,是教育的活的灵魂,因势利导,是教育的活的方法。 小王正在用活的灵魂,活的方法,对她的女儿进行活的教育。

我等着小王的女儿,将来考进北影的好消息。

做教育的人,不怕等待。有一种等待叫:

等你怒放,

待你飘香。

总以为风景在远方,其实,美景一直就在身旁。教育者要有发现美的眼睛,和等待美的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