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群众集资会成为脑残媒体新出路吗?一切还言之过早



群众集资会成为脑残媒体新出路吗?一切还言之过早

你对台湾媒体扭曲的生态不满多久了?

到底从何时开始,八卦、狗仔、血腥、官商权谋成了媒体主流?

现在连 Youtube 上的一个娃娃格格笑、网友的留言都可以成为新闻。我们常常会质疑台湾新闻从业人员:「你们是脑残吗?这种新闻也在报,灵魂是不是都被卖了?」当连新闻本质都失去,更何况所谓媒体道德。

群众集资会成为脑残媒体新出路吗?一切还言之过早

这其实并非台湾才面临的问题。1830 年代美国新闻史上颇受争议的「黄色新闻」,就是媒体恶性竞争下的结果。当放手让新闻由市场机制做决定,现在大多媒体的商业模式都脱离不了广告商、财团、企业主、投资者等的操控,媒体商业化后,走向失控的下场就是现在这个模样。这难以把责任通通归咎到媒体上,影响新闻媒体定位与内容走向的因素非常多,但背后的关键的其实是引导媒体发展的市场和制度。

但也不完全没有人在试图改变。有很多开始尝试透过「新的商业模式」的「新媒体」来解决问题。

「群众集资」成了一种充满希望的选择。

在台湾 2011 年底成立的「weReport 调查报导公众委製平台」是台湾第一个向公众集资的新闻平台,而 SOS 新闻募资平台也正在这条尝试的路上。其实这在国外已不是件新潮的事情,当有件极度重要的事件发生,群众集资去深入完整一系列的报导已经成了一个好的试炼管道。

在 2013 年 4 月 30 日,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在 Kickstarter 上发起赞助电台记者,深入追蹤一件 T 恤从生产到运至美国售卖的过程, 最后获得 2 万 159 人支持,募得 59 万美元,超出原本目标 10 倍。而西班牙也在今年年初,希望能够「还政于民,改变西班牙」,为新闻媒体 El Espanol 筹资 ,筹得超过 233 万欧元。

这种形式在世界遍地开花,可以肯定的是新闻业走向群众集资化,第一个好处是打破长时间的新闻商业模式,能把报导主导权夺回编辑手上,而新闻内容和品质,则是为人民负责。第二个好处则是更多记者可以专注他们在意的议题,即便冷门,也有机会因群众支持而被看见。

Beacon 则是现在目前最大也最广为人知的新闻群众集资平台 ,主要的模式是提供记者好的发挥空间,而非单一事件的报导或故事。Beacon 可谓新闻界的 Kickstarter,到现在两年多,20000 赞助者并募得超过 1 百万美元。但 Beacon 创办人 Dan Fletcher 表示,要说这是一条媒体产业的新出路,一切都还言之过早。因为这和一般产品或活动案件上群众集资平台的情况并不相同,并不是达标就好棒棒这幺简单。

因为重点不在募得了多少钱,而是到底能不能真的帮助到这些记者?

为何这样说呢?我们先来聊聊 Beacon 上面成功的例子,或许更好理解。

Emma Marri 在 Beacon 上发起「纪录 21 世纪野生狼」的计画,若是台湾主流媒体的话,光了解周杰伦和昆凌生的孩子就够忙了,哪有时间去管那些野生动物生存。但在这样的平台上,就能看见非常多这类型的专案。因为议题冷得够酷,她以独立的记者成功的募得 1 万 980 美元,相当于近 33 万台币,是非常惊人的数字,这个专案对 Beacon 也是个示範,在这样特定的新闻市场中,是不是可以让平台的创立者和记者之间合作,解决现在媒体的诸多问题?

群众集资会成为脑残媒体新出路吗?一切还言之过早

Marris 一开始很开心。「天啊!当初要跟许多知名媒体合作都没人鸟我,打枪的原因都是没办法想像有任何流量。」

但募资成功后,竟然才是噩梦的开始。

她坦承,虽然募得足够资金,发表了 20 篇关于野生狼的故事,但在行销故事的过程中她形容是「心力交瘁」! 甚至还要整个 Beacon 行销团队协助。「这个管道可能对比较知名的网路媒体比较有帮助,像是 the Huffington Post 这类媒体本身就有做新闻报导的资源,在 Beacon 上的提案也比较容易成功。但对独立记者来说,是充满矛盾的。」开心归开心,但重点是这份报导从内容规划、报导所需器材、联繫相关单位、实地採访到最后的包装推广都需要由独立记者完成,而好不容易做完后又不确定有多少人还想看?这对独立记者来说,都是很有压力的。

像 Marris 这样有资金却仍害怕完成不了报导,那那些失败的专案呢?

在 Beacon 上成功的案子有募得 5 万美金,高达 150 万台币。但其他的专案却低非常多,虽然还是成功,主因是募资门槛本身就非常低,如果要完成这幺多新闻报导的环节,是相当困难的。

一个好的故事跟产品不一样,是需要花很多时间去追蹤,而且报导方向和时程都很容易让作者无法预料,但新闻这一行却又是等不得的,如果不小心一个按键要调查五到十年,真的还有人要看吗?加上资金募集本身的困难程度,这极有可能使想尝试的独立记者更加退缩。

而在新闻集资这种特定平台,遇到的问题更是难解。

群众集资会成为脑残媒体新出路吗?一切还言之过早

Flether 提到 Spot. Us 是在 2008 年全世界第一个成立的新闻传播行业的集资平台,曾经成功募得调查太平洋海面上漂浮着巨大垃圾板块的新闻。在四年的努力之下,已超过 2,1000 名小额赞助者,产出 250 多则调查报导,也受到相当多知名媒体的认可,但不幸的,仍在 2014 年宣告倒闭,令整个新闻界错愕。

创办人 David Cohn 仍认为媒体的群众集资有非常强大的可能性,但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他谈及了平台定位难以符合期待、新闻内容难以市场化及产业转移面临的问题。

在平台定位上,Cohn 表示很难在特定的平台定位上取得平衡,发展太广泛可能面对的是无法满足扮演新闻从业人员的风险,但满足太窄化的新闻市场又难以让观众群成长。

像 Indie Voices 也是个专门提供独立媒体的群众集资平台, 一开始接受各种内容类型的提案,新闻、文学小说、故事集等,但却因为内容太过发散,让许多平台上有媒体专业的记者不满,后期只好选择不再接受任何纯撰写故事的提案者。当然,若像 Spot.Us 纯报导类的平台,基本上内容看的常常是小众,是导进不了什幺流量的新闻。像一般非专业领域的人,谁真的在乎太平洋上漂的是巨大垃圾块还是巨大黄色小鸭

再来是网路媒体让大众难以建立新闻有费的概念,光是靠小额捐赠,还是难以和广告主相抗衡。新闻业的群众募资失败率有 63% ,相较一般产业 56% 高出 7 %,根据 Carlson Ventures 报导,Kickstarter 上的 新闻类专案,多半成功后可以庆祝第一年成立,但有 74.3 % 的案子就因缺乏资金在一年后纷纷倒闭。

这跟现在音乐越来越少人愿意买专辑的问题是相似的,而音乐则是以表演、周边商品等等的手法来解决製作音乐的经费问题。但新闻内容产业还难以市场化,要从产製的内容中产生现金流,仍像是一道墙难以跨越。

你想想,如果在网路上都看完内容了,还会想买来收藏吗?这就是现在媒体在自由竞争市场下,只能表面说是「观众导向」实际上根本是「广告主导向」的原因,因为观众难以在观看新闻同时从口袋把钱掏出来。

而产业的变动快速也使业者难以随机应变。像是 Emphas.is 专门提供摄影型的记者的平台,但各种多元的影像呈现方式兴起,他们在两年后就倒闭。而以影音新闻为主的 Vourno 也早就不复存在。

虽然这些问题都还没找到适合的解决方式。但已经确定的是,媒体业的群众募资平台是有机会提供许多新的价值 。

  1. 提供更自由友善的空间给新闻相关业者
  2. 提供这些内容一个更公开透明的群众审查管道,让不好的内容、来源和转载可以在平台上被屏除掉。
  3. 可以让群众参与专案的过程。

Cohn 并不认为 Spot .Us 的倒闭是场失败,而是提供媒体生态一个方向,后续也有许多相似平台以不同的经营模式操作,只有大家不断创新和试验,才有机会找到「新媒体」生态的新活水。

在未来的方向,以他的观察,「为记者设计的客製化媒体」可能会成为新闻业群众集资发展的下一步试验。他希望看到现在的大型媒体公司可以创造自己的群众集资平台,以媒体本身的专业改善现在的恶化生态。

而 Beacon 创办人 Fletcher 承认未来还非常不清楚,但即使可能是错路,也必须要有人以身试练,就如 Spot.Us 给大家的指引一样。要如何在接下来的十年、二十年内翻转现在的媒体生态,仍是相关业者共同要面临的问题。现在只能不断尝试寻找,至少透过 Spot.Us 的例子可以知道哪些方式是不适合,哪些是可以持续有机会的。

欢迎加入"Inside" Line 官方帐号,关注最新创业、科技、网路、工作讯息
群众集资会成为脑残媒体新出路吗?一切还言之过早
群众集资会成为脑残媒体新出路吗?一切还言之过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