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职场多巴胺》过度要求完美 却迟迟无法迈开步伐生活



职场多巴胺。   图 : 新头壳製作

门诊转介了一个40多岁的中年人,张先生。从谈话中得知,张先生在公司已经服务快20年的岁月,近一年在办公室看着其他同事似乎都能在工作中找到乐趣,自己却始终没有成就感,甚至有时候会觉得同事都看不起他,因此离开职场重新寻找方向,脑中有许多计画,却始终踏不出尝试的那一步,于是持续赋闲家中,对未来越来越感到困惑。

德裔美籍的心理学家Erik H. Erikson曾将人类的心理社会发展分成八个阶段-婴儿期、幼儿期、学前儿童期、学龄儿童期、青少年期、成年早期、成年中期及老年期,每个时期都有重要的发展目标,在我们经历了青少年期釐清自我认同的阶段后,进入成年我们先开始着重在亲密关係的建立上,而到了30至40多岁的中年人,多进入对自我成就的追寻。因此,我们常会在中年转职的人身上看到对自我价值的质疑,而这样的质疑会进一步演变成对生活缺乏动力与热情,而这样的无力感背后常隐藏着对于「害怕尝试后仍然失败」的恐惧。

真实我与理想我、应该我的差距易造成内在情绪困扰

进一步和张先生讨论对「成就」的想像,他提到自己总将成就量化,认为自己应该要在生活中做个高分的资优生但却总是事与愿违。美国心理学家,也是人本主义创始人之一的Carl Rogers将自我分为两个部份-「真实我(我心中自己目前的样子)」和「理想我(我梦想变成的样子)」。

哥伦比亚大学的心理学教授Edward T. Higgins又进一步提出了「应该我(我认为自己应该成为的样子)」,根据他提出的自我差距理论,不同自我间差距过大时会产生压力与内在情绪困扰(如真实我和理想我差距太大时会有忧郁情绪,真实我和应该我差距太大时则会出现焦虑情绪),也因此,当我们总是把「完美」当作目标,甚至进一步认为是「我们应该达到的」,但「完美」在人生中并不存在,这时就容易因自我差距而让想像中的「完美」形象压得让我们喘不过气。

高分的确可能让人有追求进步的动力,但过度将「分数」视作人生成绩单上的唯一标準则会让人在压力过度的状况下选择缺考。最后,我请张先生试着重新审视自己,在生活中适时发掘正面经验自我肯定、悦纳自己的「不完美」并修订目标至「足够好」的自己,学会在过程中尽力而不要仅将目光放在结果成败上。

毕竟,有勇气踏出步伐,才有机会遇到找出自己的另一片天空。

作者:赵奕霁临床心理师/  新竹马偕纪念医院精神科

(本专栏由新头壳与台北市临床心理师公会合作)

有勇气踏出步伐,才有机会遇到找出自己的另一片天空我们常会在中年转职的人身上看到对自我价值的质疑,而这样的质疑会进一步演变成对生活缺乏动力与热情,而这样的无力感背后常隐藏着对于「害怕尝试后仍然失败」的恐惧 赵奕霁临床心理师   图 : 赵奕霁/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