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群众集资真的过气了吗?听听啧啧创办人徐震怎幺说



群众集资真的过气了吗?听听啧啧创办人徐震怎幺说
啧啧创办人徐震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 群众观点 ,INSIDE 经授权后转载。

「今年群众集资好像比较冷清?」

「累积金额跟去年同期比可能低很多吧?」

「都没看到破万人赞助的专案。」

以上,都不是真的。

真的事实是:

一闪而逝的流星?稳健成长的明日之星!

从各项数据来看,台湾群众集资的表现一路来始终稳健,与江湖传言的冷清相去甚远,那幺,这股「内热外冷」的落差感从何而来?

原因一:公众议题类专案数量降低、型态转变

「我认为关键在『公众议题型』案件。」徐震直指核心地表示,往年这类专案数量少,容易汇集社会声量与能量,「过去只要公众计画议题明确,赞助率可达 3%~4% 转换率,但现在已降至 1.5% 左右。」

大众对公众议题的思考已不如以往单纯直接,另一方面,计画的「型态」也逐渐改变——渐从过往对抗、否定性的议题,转为建设、肯定式案件。

以今年上半年于啧啧上架的 《透明足迹-监控污染数据,让我们一起改变下一代的环境!》、《温柔革命:属于每一个人的性别书 Everyone's Gender Book》 与使用独立集资的 《端传媒》 为例。

「这些计画都有很类似的地方,它们都不是『我们现在不做什幺,社会就要完蛋』的激情式议题,而都是改用『投资未来』的正面积极解方:一个是要架构对环境保护有帮助的资料库网站,一个是要透过书籍推动性别教育,另一个则是尝试转型『付费墙』模式,由市场决定媒体价值在一般人心中能转换为多少数字价格。」

然而,大众对这类建设型案计画会有各自不同的表述,不再是过往简单的二元价值观说,要如何凝聚共识,并让阅听者们对「投资未来」有感,是这类计画面临的共同挑战。

原因二:主观印象未随客观数据放大

另一个造成「伪衰退感」的原因,恰与衰退感受相反,那就是——群众集资长大了!它已从天才寡少的新鲜期,过渡到人才辈出的成熟期。这样的改变,在众多产业皆是成长的必然。

「就像台湾棒球,过去我们有很多有天份、令人印象深刻的投手与打者,不过随着运动科学的进步、教育系统的健全,现在选手们的平均实力已经比过去好很多。」然而,就是因为怪物型天才选手在产业新生时期留给大家的印象太深刻,以致于众人讨论时,很容易总以他们为例,代称整个产业。

群众集资亦然,它虽然一直在长大,但外界的印象并没有跟着等比放大,「我常看一些新闻,只要记者写到群众集资,提到的不外乎就是太白粉路跑、纽约时报集资广告、《Stair-Rover™ -- 八轮滑板让你遨游城市 毫无阻拦》⋯⋯因为这些专案在群募刚起步时留给大家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

或许正因如此,使得在 2016 年赞助人次与累积金额都是 3 年前八轮滑板数倍的《一秒变换风格,只要翻转背包 -- FlipBag™ by Allrover™》,并未成为大家心目中的群募代表作、也不是媒体报导的指标案例,「翻转背包 2016 年在台湾这个小市场做到了近 7,000 万台币,让我们觉得既振奋又不可思议,但当时社会对这个专案的迴响,并不若八轮滑板来得热烈。」

除了上述这些主观分析外,徐震进一步以客观数据佐证「产业稳健发展」的观察,「去年成案的平均金额,在排除翻转背包这个极值后,已达 130 万;今年上半年排除 Pockeat 后,均值也成长到 160~170 万上下。那些 3 年前来做群募只能募到 5~6 万甚至会失败的计画,现在都能够集得 20~40 万。」

换句话说,台湾群众集资在经历 5 年多来的冲撞试验后,已从一个唯有天才或怪物型选手才能登顶的金字塔世界,变为人人都可以自造尖塔的时代。

不仅从业者们渐能从中摸索出律法与心法,越来越多基础型而非爆发型的专案,也都能透过群募获得它需要的资源;而那些连续提案者们也在一次次与市场互动的过程中学习修正目标、累积能量,成为直地而起的高峰。

「这套稳健系统真的开始帮助到那些以前我们觉得不太有希望的计画,这就是为什幺我觉得外面的人觉得声量不大,但整体成绩反而越来越好的主因。」

原因三:平台势力变迁

最后一个造成群募讨论度看似降低的原因,是平台的消长。曾经,台湾群募市场群雄割据,除最早的 weReport、啧啧、flyingV、LimitStyle 外,陆续出现的还有红龟、群募贝果 WeBackers、有. 设计 uDesign、104 梦想摇篮、创梦市集、OKing、勾勾 gogo、SOSreader、Hahow、PressPlay、度度客、步步、FLiPER 等 10 多个平台。

不过角逐的狼烟来得快散得也快,当争战时尘土飞扬的大雾散去,日渐清晰的,就是残酷的生存法则——以目前势态来说,扣除退场、转型、专注利基市场的平台后,目前活跃的家数仅剩一半左右。

虽然啧啧在各项数据上已经称霸,但深知「唯一不变就是不断在变」的徐震也自承不断在思考还能做什幺、该做什幺,「就像 Indiegogo 为了能在 Kickstarter 这个强大平台下找到自己的出路,总是持续创新————无论是 InDemand、Secret Perk 或是股权集资⋯⋯那股不断尝试的战斗慾望令人欣赏。」

有了先例,那幺有众多人气专案的啧啧,是否也想跟进 InDemand,让集资期间累积的社群动能持续壮大滚动?「其实内部一直有在讨论,」但一问到现阶段最想做的事,徐震则毫不迟疑的回答,是「会员关係的经营」。

自 2012 年初开站以来,啧啧改版无数次,目的是要将反馈的使用者经验导入网站,再用流量追蹤成效这样的正向循环,让浏览者体验不断优化。虽然外在的门面打造让啧啧网站一向好评不断,但内在与会员的「互动距离拿捏」却始终在进进退退的犹疑中。

「我们跟创作者间都有不错的关係,跟会员间则相对单纯。这跟我『害怕被打扰』的个性很像,如果进一家店,店员一直向我介绍,我就会因恐惧越躲越远,所以对会员我们也就採取较不打扰的方式,一个月只寄一次电子报。」但最近几次和家人在亲子餐厅的经验后,让他的想法开始转弯。

「我发现世界上不是只有像我这样的人,还有种客人,很乐于有人引导他该做什幺。接触几次亲子餐厅中热情的服务生后,老实说,我并没有觉得非常讨厌,因为这关乎对方的特质,与『如何』接近。」

不过,该如何接近,才不会让收信者将它们通通送进垃圾信件匣中,如同处理电商平台疯狂电子报般地悲剧?如何化被动为主动?如何彼此吸引又有距离美?徐震坦言,目前还在思索关係中的最佳解。

需要经营的关係,除了对内的会员外,还有对外的平台知名度。「就像我那天在脸书上说的,大家觉得今年的群募冷清,是『平台没有善尽宣传责任』,我太低凋了,这可能是自己的一个责任。」

一直以来总说自己乐于做「蝙蝠侠身旁的罗宾、福尔摩斯背后的华生」的徐震,一直以来抱持着「将舞台盖好,让表演者提案人能精彩演出就好」的心态,希望让观众记住这群表演者而非记住舞台,但现在的他认为,「作为舞台,某种程度上也有义务要让大家知道,这些演出人很努力、这些成果很精彩。毕竟,表演者需要专注创作、製作产出,实在没有多余时间精力宣传公关。」

未来挑战与解药

在徐震眼中,现阶段的群众集资「像青春期的少年,刚度过没人知道该怎幺办的儿少时期,正踏进急着想长大却又难掩生涩的阶段。」青春期的确美好、有机、充满想像与话语权,但这些自由,还是需在法规的範围之内。

「直到现在,全世界的法律都还是没明确地告诉我们,群众集资到底是什幺?是消费还是赠与?面对延迟出货或无法交货的责任又各是什幺?又该给赞助者哪些保障?」即便无法在短时间内制定法律条文,徐震仍衷心盼望相关从业者们也能有共识,而不是让平台做敲槌的法官,「法律的制定是迟早要面对的事,不然这几年几个群众集资的负面新闻,对产业发展并非好事。」

另一个挑战,则是担心这位发育中的少年无法转骨增高,「任何新行业,刚开始都是风生水起,但最终这个商业模式会面临参与者的疲乏,例如 Fab.com、Groupon⋯⋯当这天来临的时候,这个模式剩下的稳定价值,是否能让它持续存活?」面对历史不远的前车之鉴,徐震思考了两帖可能的药方。

一是希望能认识全台湾各领域的创作人,用深入理解与类型的多元,堆叠出成长的曲线。徐震分享,在和赖柏志与桌游设计师们合作的过程中,让他得以有机会跳脱买家及玩家的单纯面角度去看设计&桌游领域,「这些深入了解的经验,让我不论是跟后来的设计类提案者交流,或是推广相关专案时都有极大的帮助。」

虽然历来站上累积的专案已有数百件,但这只是冰山的一角,徐震希望藉由群众集资这盏探测灯照映出海平面下的冰山全貌,除了让自己有更扎实的产业知识能应用在群募专案中,并不断交互累积外,也让那些隐于角落的各领域民间高手们,都有机会在舞台上「成名 15 分钟」。

另一个可能的活水,则是海外市场。华文世界不只台湾,还有香港、澳门、马来西亚等,一直以来,这些地区的创作人不断叩问如何登「台」展演,「如果在这些市场中有人分享到台湾繁体中文群众集资市场的利润,那幺反过来说,那些市场的消费者就有可能回馈他们的资金到台湾创作者身上,这是互相的。」虽然郎有情妹有意,不过一直以来碍于税务问题,让心动的双方暂时只能隔海相望,徐震无奈地说,团队现在还在脑力激荡阶段,希望能早日疏通这层阻碍。

用群众集资这张网,接住每个有梦想的人

如果你是啧啧脑粉,一定有发现最近网站改版与专案数量增多的这两项改变,呃,或许还有⋯⋯「选案品味」的改变。

徐震急忙澄清,在选案这件事上其实没有改变,真正改变的,是外在环境造成的推力:在平台势力变迁的状况下,近期涌入啧啧的提案增多,基数增加,特殊案件出现的数量当然也增加。

「其实我个人非常喜欢这些案件,所以看来是我个人品味的问题。」语毕大笑后,徐震紧接澄清:「我不是说我品味差,只是我认为群众集资的基本精神应该是在『鼓励』。去年畅销书都是勇气,群募就是『给予勇气』的过程,而我们给的就是一个让大家『愿意来集资』的勇气。」

「鼓励他们,无形中就是在帮助台湾未来创业创意产业的发展。你不能期望这些人一蹴可成,因为他们也许完全来自素人背景,或是因为年纪关係,在人生前 40~50 年都不是投身相关事业,不可能立刻会拍影片、会做脸书行销⋯⋯这是很困难的,可是我们要适度地给予肯定让他们知道,机会不会否定你。」

面对江湖上流传「啧啧成长得比较健康,是因为选案品味比较好」的说法,徐震一则以喜,开心大家的肯定,但另一则以忧,担心这个状态并不健康。「以前的案子都是我们主动 pitch 找来的,因此邀请到的当然都是品质与底子兼具的计画。但另方面也代表,台湾群募还停留在『选择谁该进来』的过程。」其实,啧啧追求的正好与传言相反,他们希望打造一个健全的体制,除让天才发光,更想让潜力人才从暧暧内含光的朴石变钻石。

「怪物型的有才者,不管到哪,迟早会为世界所见,但不是每个有梦的凡人都有好的机遇、都有高格局的梦想,很多时候他们只是务实地对一件事情有爱而投身其中。我们希望群众集资这张网,可以接住所有想做这件事情的人,让创作人都能在这基础上,将获得的资源扎扎实实的保存着。」

群众集资的初衷,在于让每个人都能释放自己最无杂念的渴望,并在单纯的路上找到同行者,共演一齣彼此痴迷的戏码,「没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员。」角色从无分大小,喜好从不分高低,不需要担心自己的计画、梦想长得不够漂亮,只要勇敢踏出第一步,它就会在信念的养分下活得越来越漂亮。

「我妈现在每天都上啧啧看有哪些新专案可以赞助。」

「哇,这些冷门的专案竟然都能募到 50 万!」

「隔壁老王、楼上表姐、乡下叔公都用群募为自己设计试水温耶~」

以上,或许有天都会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