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焦点议题】「过了就没事了」,让创伤后压力症候群儿童疏于治疗



许多人一谈到「创伤后压力症候群」,就联想到遭受重大天灾、或是经历越战的美军战士,事实上,幼儿如果遭受重大灾变,例如家暴、社区暴力等,也可能罹患「创伤后压力症候群」,专家建议家长不要以「过了就没事了」的态度来面对受苦的幼儿。



台大医院精神医学部主治医师施显学指出,当孩童遭受、或亲眼目睹极严重的创伤压力事件后,容易出现「创伤后压力症候群」,需要多系统、多角度的介入。

以美国流行病学来看,在遭受重大灾变的儿童中,近3~6成孩童之后发展出「创伤后压力症候群」。在社区调查中,近4成孩童遭遇过某种家庭或社区暴力,约有3~6%的儿童青少年符合「创伤后压力症候群」诊断。

台湾常用的诊断标準DSM-V,共分4大主要症状群,分别为侵入性的灾难经验、畏避症状、负面认知改变,以及与灾难相关的警醒反应不正常提高(容易生气、睡眠易中断、过度警醒、过度惊吓反应等)。

此外,罹患「创伤后压力症候群」幼童还可能出现生活能力退化,像是肚子痛、鲁莽行为、分离焦虑等身心症状,必须接受长期治疗,绝非家长一句「过了就没事了」就能解决。

如何进行治疗?首先应确认孩童的压力源是否已解除,需要社工端、学校端等介入。在非药物治疗部分,儿童年龄层的实证研究较少,目前以认知心理治疗为主,舞蹈治疗、游戏治疗、动力式心理治疗等在临床上也是考虑选项。

至于药物上,Clonidine、Inderal等药物被认为对交感神经过度兴奋的身体症状(Sympathetic hyperarousal)有改善;选择性血清素受器抑制剂(SSRI),如百忧解,在各类的症状都有效果;抗焦虑剂的长期效益并不明显,目前主要是在急性症状上,建议短期使用。

值得注意的是,在遭遇急性创伤事件时,病人当下的心理状况往往极度不稳定,不建议立即深谈,避免危害病人的身心健康。治疗原则应是给予在环境上、心理上足够安全的支持,酌量给予适当的药物治疗。

施显学医师指出,处理创伤后症候群,必须谨慎地考量心理治疗的时间点与治疗方向,避免造成病人身心的二度伤害。

文/《妈妈宝宝》编辑部
採访谘询/ 台大医院精神医学部主治医师施显学

#创伤后压力症候群#重大灾变#青少年#压力压力创伤治疗症候群症状药物儿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