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打开绘本故事,建构生活日常



打开绘本故事,建构生活日常

绘本的字很少,画很多,所以可以看得快,再慢慢想。想什幺?想那些字里没说的、有画没看清楚的。然后,原本觉得很贵的绘本,就值回票价了!

Photo credit: outcast85/Shutterstock.com

夏天很适合带小孩去逛书店,有好书看,还有免费冷气。有天,我们如往常到书店去挑书,站在我们旁边的一个女生突然尖叫:「哇!这本《妈妈买绿豆》是我小时候最喜欢的故事书耶,因为我超爱吃绿豆冰棒的!」

大部份的人都忍不住转身侧看,原来是一群看似大学生的年轻人发出的尖叫声。在身旁的小鼠弟弟忍不住问我:「妈妈,原有也有大人喜欢《妈妈买绿豆》喔?」我还来不及回答,就又听到另一个人说:「所以,我们小时候看的书很像耶,我也记得这一本,但是我妈在我念国中时,就把我们家所有的故事书都送给别人了,现在想看也没得找了!」言词中尽是失落。

他们的对话看样子还不想结束,眼尖的书店服务人员决定暂时离开尚未整理完成的书箱,提醒他们。「不好意思,书店里……」话还没说完,手上拿着《妈妈买绿豆》这本书的学生就急着问店员:「请问这本书还有库存吗?我们都想要买来送给我们自已,我们两个小时候都好喜欢这本书,而且这本书里画的杂货店也是小时候的样子耶……」

《妈妈买绿豆》是信谊基金会举办第一届幼儿图画书比赛时的得奖作品,当时名列「佳作」。初版将近三十年后的今天,这本书不仅屡屡再版,也没间断过吸引孩子的目光,只要有机会听过这个故事、细究书里图画的孩子,几乎都想跟书里主角阿宝一样:跟着妈妈上街买绿豆、作点心、吃冰棒!

日常生活的故事,创作者将画进了书里,加上好听的故事,对于许多人而言,或许是较为容易的记忆历史片段的方法──相对于课本而言,或许还是一个更好的方法!

《那时候,大家都戴帽子》里记忆着的就是 1920 年代的欧美生活故事,像是:人人必须戴帽子、消防车需要用马来拉,小孩到图书馆找书看、人们可以用五分钱看场电影。

彼时的美国正面临战争的苦痛、战后的重建生活与随之而来的经济大萧条。成人都不一定能够理解的生活,化成儿童绘本里的观点,作者威廉‧史塔克(William Steig)让百年后的读者再回看那段日子时,不再仅有成人的诠释,更有生活在其中的孩子的生活观点。

有庶民的观点,才有与过往历史对话的可能性,也才能进入一个有意义的世界的机会,找到可以认同的基础──那也才是成人在与孩子分享历史的故事与观点时最应该具备的态度。

同样以战后生活为故事背景的另一本书《安娜的新大衣》。故事里,长大的安娜,原有的大衣穿不下了,为了替安娜準备一件新大衣,妈妈决定把手上仅剩的值钱家当换掉,来製作一件大衣……读者会紧跟着故事,看着妈妈和安娜离新的大衣越来越接近的样子,也看见在战后物质缺乏的生活里,人们彼此协助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