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屠城后廿八年的稳定统治,是谁建设的?



屠城后廿八年的稳定统治,是谁建设的?

六四廿八年,一个屠杀自己人民嘅政权,居然可以维持统治廿八年,到底係一个咩概念?

要达成这一件事,到底需要几多人一齐集体放弃思考,才能做到?

过去,我对六四有过不同的想法,有情绪带动的想法,有理性推演出的想法。

我们指责冷血漠视,也批评悼念抽水,我们也试过为六四活动重新定位,希望借历史与情感,带来更多抗争的动力。

过去我总是在思考行动,考虑想要行动的人,但今天我在思考一个我从未想过的问题。我尝试去了解,为什幺可以有这幺多人,安然接受杀人暴政的统治。

杀人暴政廿八的管治,还有香港主权移交后不断沉沦,都是建基于大多数拒绝思考的成果。

因为我们一开始就决定思考,决定行动,所以我们从未冷静回头细想,为什幺会有大多数人,选择接受奴役。

重读《逃避自由》,我对拒绝思考真实的人们,多了一份怜悯。

独立思考是孤独的,是沉重的,是足以引发情绪病的,这是压力巨大的一回事。大家为了安心,其实都口说追求自由,底里逃避自由。

参与社运这几年,政治纠纷不断,小弟都算係出左名身家清白一穷二白,但抹黑攻击从未间断。开始的时候我愤怒,后来我开始懒理,直至近年,我开始怜悯体谅。

因为,就算是自以为争取自由民主的人,他们其实也抗拒着真正自由所带来的重压,他们不自觉的逃避自由,宁愿人讲佢就信,阿边个话咁样係争取民主就当係⋯⋯因为要在纷扰的世道,坦率真实地面对困难,其实是需要很强大的心智韧力,这一点是我过去未有考虑到的。

就是因为缺乏足够的心灵韧力,所以宁愿人云亦云,让政圈上的谣言从未止于智者,造谣生事零成本,各派无聊是非不绝,却鲜有论述建设,政治讨论流于口水骂战,一事无成。

就连自以为在争取公义的一众,也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只求生活安定的百姓?

民主中国如何建设我不知道,但这个极权中国,就肯定是集体拒绝思考建设出来的。

先不管中国,还看香港,当我们提出各种六四本土定位反思,要求大家认清真实之前,我们未有考虑到,其实大家未有足够的心智韧力,面对追求自由的重压。

缺乏精神文明支柱,缺乏信仰力量,这是香港族群需要面对的问题。

这是我们往后的主要工作之一,大家也试着多去考虑,为什幺对方不思考,多一点怜悯。

建设坚实的心灵支柱,让本土精神文化,成为行动的有力后盾,建设出足以让大家安心离开「拒绝思考安心区」的文化力量,在一切计划之前,要做好这个基础。

当然,我还是会指责拒绝思考自甘为奴纣为虐的人,然而,这是我们的文化共业,我们其实需要一起去承担。